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如今,人们的“购物车”越来越丰满了,里面除了有曾是“主角”的、衣服之外,文化、、健身等也成为重要选项,折射出我国消费的变迁。实际上,悄然而变的不只是消费,产业亦是如此,大量企业都在随市场需求而创新求变、转型发展。然而,整体来看,无论是消费,还是产业,都存在着结构性矛盾,特别是高品质商品和服务供给不足,难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同消费、、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怎样理解产业和消费“双升级”?面对消费“富矿,产业如何来“挖宝”?

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消费者在体验5G云VR。 新华社发

1.发展进入新阶段 满足新需要任重道远

【趋势】

新中国成立之初,居民消费主要为满足温饱;20世纪六七十年代,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是结婚必备的“三大件”;90年代,彩电、冰箱、洗衣机“新三件”渐成生活标配;进入21世纪,智能家电、汽车消费越来越普遍;近年来,网购、潮牌商品、定制化服务等新消费日渐火热。

不久前的“双11”,天猫全天成交总额达到2684亿元。正如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所说,这是我国消费潜力稳健增长的有力证明。

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如今,我国消费已从模仿型排浪式阶段转向个性化、多样化阶段。1至11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72872亿元,同比增长8.0%;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19.7%,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态势。“当前,‘90后’‘95后’等群体已成为我国消费新主力人群,这些年轻人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注重高品质、个性化消费,对整个消费行业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常务副理事长肖文杰说。

在看到新变化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认识到,消费领域依然存在一些短板问题,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依然任重而道远。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公共服务消费是我国消费领域存在的短板,特别是在高质量医疗、养老、教育、社会保障等方面供给不足,大量三甲医院、高等院校等优质公共服务和消费品集中在大城市。解决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不平衡问题,保障消费的均衡性、均等性,需要下大功夫。

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消费扶贫渐成热潮。新华社发

有消费者反映,当前,尽管市场上有很多国潮受到一些消费者,特别是“90后”“00”后的追捧,但很多国产商品的品质与进口商品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因此,“海淘”、代购、去国外“买买买”等现象依然存在。

对此,专家分析,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不少企业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产业发展还存在不适应消费升级的情况,产业升级尚未到位。

消费“富矿”亟待产业来“挖宝”

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钟茂初认为,从发展进程来看,我国经济已经达到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的发展水平,进入了由中等收入转向中高收入的发展阶段。产业和消费“双升级”,是适应我国进入中高收入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一个经济体系在某些产业形成的自身优势,比如市场占有率优势、核心技术和产业标准优势、引领产业发展方向的企业优势和产业群优势等,是决定其能否顺利跨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所在。而产业和消费“双升级”,是实现这一转换的根本路径。

赵锡军也表示,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阶段相适应。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要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让百姓的生活质量更高、生活方式更好、生活环境更美。

2.补相关领域短板 促进产业消费“双升级”

【故事】

12月22日一大早,江西赣州定南县居民刘贤伟就带着面、肉、芹菜等食材来到当地的老年人养护中心,给住在那里的父亲包起了饺子。刘贤伟是独生子女,又在外地工作,父亲的养老问题一直是他的心病。三年前,经过多方打探,在征得父亲同意后,刘贤伟将父亲送进了环境和服务均不错的定南县老年人养护中心。

刘贤伟介绍,他的父亲来到养护中心后心情好了,脾气也好了,还交到了很多新朋友,身体状况也逐渐好转起来。“以前,父亲只要一小会儿看不到我就会生气,现在总是嫌我打扰他跟老伙计们聊天。”刘贤伟说。

这样的故事在全国还有很多。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普通而不同的故事传递出了一个相同的声音,即高质量的养老、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有助于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由此来看,补上公共服务、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等领域的短板,是我国产业和消费“双升级”的一个重要任务。

“原来没有的要补上,原来不够的要更充分供应,原来不均衡的要更加均衡,这也是一种消费升级。”赵锡军说,除了物质层面的消费之外,还要培育文化、艺术等精神层面的更高质量消费。同时,要更加强调消费理念的升级,鼓励人们绿色消费、健康理性消费,不可盲目攀比或过度负债消费。

在消费升级方面,钟茂初表示,一是从全社会消费理念转变的方向寻求突破。比如,消费者由传统消费转向绿色消费、从物质消费转向“物质+精神文化”消费、从产品需求转向“产品+服务”需求。二是从各阶层收入水平普遍提高的角度寻求突破。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消费需求就会从数量追求转向品质追求、转向多样化和个性化追求。三是在新的技术条件下发掘并实现消费者新的需求领域,新的技术必然能够诱导形成新的消费方向。四是在更高水平的基础设施(交通、物流、信息服务、金融等)条件下,通过创新消费平台、消费渠道、消费方式,实现消费创新和升级。

就产业升级而言,赵锡军表示,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化解粗放、落后、竞争力低下、价值创造能力弱的产能;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使其能够符合新发展理念,符合未来的发展方向;大力推动新兴产业,特别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新能源等高科技产业创新发展,加大研发投入,以及人才和资源投入等,拓展发展空间,催生更多新技术、新模式,这也是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钟茂初认为,产业升级的方向必然是在技术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的背景下,由众多消费者的消费偏好构成的市场力量与企业家的市场发现能力共同决定的。政府部门要提供激励创新的政策环境和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基础设施体系。

“产业升级与消费升级是相辅相成的,也是相互促进的关系。”钟茂初说,一方面,消费需求的创新,必然诱导产业技术创新、产业发展方向创新、产业组织及其业态的创新,从而促进产业升级;另一方面,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对传统产业需求的瓶颈,也必然“倒逼”产业升级。

3.引金融“活水”浇灌 更好发挥乘数效应

【案例】

为破解养老项目资金难题,江西赣州定南县积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探索政府和社会资本的有效合作。针对医疗养老服务投入大、运营服务需要医疗技术支撑等实际情况,在不改变所有权性质、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的前提下,定南县参照PPP模式,将县老年人养护中心15年的经营权进行打包,面向全国有资质的医护机构进行公开招标,实现了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的融合发展。

长远来看,无论是产业升级,还是消费升级,都离不开财政、货币等政策的支持,都离不开金融“活水”的浇灌。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与具体领域相关政策结合,才能最大限度发挥政策的协同效应。目前,宏观调控政策的着力点就是引导资金流向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短期内有助于稳增长,中长期内有助于结构优化和高质量发展。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中的“乘数效应”指的是发挥产业的带动作用,比如一些产业链较长、环节较多的先进制造业,一旦研发技术取得突破,其配套产业也会得到发展。要瞄准这些具有乘数效应的领域和新消费需求,增加投资,努力提高供给能力和水平。

“2020年,要进一步深化金融体系改革,资本市场改革要更好满足新的发展方式需要。”赵锡军说,要推动企业提质增效,特别是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支持创新,更好服务于实体经济,解决实体企业在转型升级中遇到的问题;要尽可能通过融资支持,使得金融服务的普惠性更加突出,促进消费升级。

未来,升级后的产业和消费会是啥样?

在赵锡军看来,未来的产业结构会更加优化,高质量产品和服务的供给能力将大幅提升,新一代信息通信、互联网、生物制药、健康等新产业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和前景。在消费层面,人们会更多追求绿色消费、健康消费,日常的衣食住行会变得更有品质,教育、医疗、养老等消费将得到更好满足。(光明日报记者 刘坤)

《光明日报》(2019年12月26日11版)

责编:秦雅楠